云倦枫舒

深夜破车(卯友秦林大乱炖)(已经懒得连名字都不想了)

我什么都不是:

#卯友、秦林CP大乱炖预警,CP洁癖请慎入!!


#CP洁癖请!慎!入!!


#继催眠之后我又找到了骆驼花的新玩法


#丁卯X林涛 枪/支PLAY










林涛醒过来的时候,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处在一个什么地方。依稀记得他执行任务,混乱中被人狠狠锤了头,剧痛过后头居然没有被锤爆,还侥幸活下来了。


 


他摸摸后脑勺从泥泞中爬起来,从上到下拍遍了身上,除了外套沾了点泥,别的东西一点也没少,主要是枪没有丢,他这才暗暗松口气。忍着后脑的痛,抬头看看周围环境,似乎的确没来过这里,半人高的芦苇荡随风在他眼前晃,晃得林涛整个人仿佛都在天上飘,深一脚浅一脚才走了没两步,旁边就窜出一个小伙子,搂上他腰就开始哼唧着叫师哥。


 


林涛一头雾水:“谁是你师哥?认错人了吧?”


 


小伙子坚定地摇摇头:“你别以为你留了胡子我就不认识你——师哥,你胡子长得怎么这么快啊?”林涛被他搂得心里发慌,一根一根往下掰他的手指,结果才掰开左手,右手又缠上来,小伙子见他要逃,手上用了点力把林涛整个圈进了怀里,眯眼盯着他看了半晌,这才咧着兔牙笑出来:“你就是我师哥,你小辫儿呢?”


 


饶是林涛脾气好,被这么一个陌生人搂着,对方还摆出一种要对他做点什么的架势,他这个刑警队长也不是白当的,抬起腿就要踹他,不料这小伙子人精似的,大手一抬捂上林涛的后脑勺就要凑过去亲,林涛正憋着劲要踢人,头上又挨了这么一下,瞬间疼得没了力气,惨叫还没出口就被对面得了逞。


 


“师哥,师哥……”小伙子边吻嘴上也不闲着,嘀嘀咕咕念叨着什么师哥,什么吴老显骆驼花,听得林涛更懵了,迷迷糊糊应付过去这个吻,还没来得及提问,那颗脑袋就晃悠着往胸口凑过去了。林涛心中警铃大作,扯着那小子的头发往后扯,也顾不上什么职业道德为人民服务了,张口就骂:“你丫变态啊?占便宜没够了,找死呢?”


 


 


结果对面完全没有被大队长的气势吓到,不仅没有退缩,反而撇撇嘴又开始嘀咕:“师哥,你不是也被骆驼花带进幻境里了,我是丁卯啊,丁,卯,你想起来没有?”这位一边说还一边在空气中比划起来,歪着头一脸认真的模样像个傻子,林涛腹诽。丁卯见他还没有反应,也有点儿急眼,从衣服里摸索出一把手术刀在他跟前比划几下,这下林涛认识了:合着这位和秦明是同行啊,就是这个刀看着有点复古风,是买来收藏用的吗,想不到啊还真有人好这个啊。林涛正神游,脖子上一凉,再看回去的时候眼前小伙子已经收起了笑,话里还带着点委屈:“郭得友,你还真不认得我了?”


 


林涛一怔,碍于脖子上那把刀,不敢有大的动作,手已经悄悄摸上腰间的枪/套,丁卯眼尖,一下就猜到他要干嘛,少爷脾气上来,瞪着眼就伸手夺了过来,林涛往前凑就是送死,往后跑也跑不开,一时顿在原地没了主意,毕竟凶残的歹徒见过不少,但是这上来就耍流氓的歹徒他还真没对付的经验。


 


小伙子拿着枪左右研究了一下,虽说年代不同,但好歹也当过特别警/探,对于这个还是能认出来的,大少爷正沉浸在他师哥居然用打算用枪对付他的震惊中,手上一哆嗦在林涛脖子上就是一个口子。


 


“师哥,你这玩意儿从哪来的,付队长给你的?”丁卯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弄伤了对方,声音沉下来没了最开始那个黏人劲,林涛心里没鬼听了也忍不住打个哆嗦,才辩解了两句就又被堵上了嘴。


 


芦苇荡又摆了起来,毛毛拂到两个人身上,温柔又撩人。一向大大咧咧厚脸皮的林队长终于脸红了一次。


 


上车






郭得友找过来的时候,两个人已经收拾好了狼藉并且成功打成一团,林涛忍着身后不适摁着丁卯往死里揍,郭得友急忙过去拉架,林涛还没打解气一抬头正撞见自己一样的脸,那张脸上还挂着万分心疼,瞬间就明白了这场大闹剧是主角本该是谁,气更不打一处来,气势汹汹指着郭得友就问:“你就是郭得友是吧?”


 


郭得友见他语气这么冲,心里也不服气,一梗脖子呛回去:“我是怎么着啊?”


 


丁卯趴在地上看了一眼头顶上这两张一样的脸,心里给自己捏把汗,鼻青脸肿地爬起来杵在俩人中间,把事情简略地交代出来,并省略了一些不必要的桥段。


 


即使他没说,郭得友也猜得八九不离十,听了丁卯颤颤巍巍的一句“师哥,我说是骆驼花先动的手,你信不信?”之后彻底选择和林涛统一战线,把丁家大少爷摁着又是一顿毒打。


 


 


等两个人气都消了,林涛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:“我怎么回去啊?”


 


丁卯虽然挨了打,但是脑子还是灵光的,捂着一边脸可怜兮兮往他师哥身边靠,吐字都含糊了:“你怎么过来的?”


 


林涛摸摸头:“被人锤了脑袋。”


 


丁卯立马来了精神,这正是一个复仇的好机会,捏着拳头就要砸,吓得林涛退了两步就准备拔枪,才碰到枪套又像触电一样把手甩开,咬咬牙认命低头,还不忘嘱咐两句:“使劲点,只要不打死怎么来都行。”


 


说罢一阵剧痛,再睁开眼时,林涛终于回到了现代世界,他再一次看到秦明的脸时,觉得分外亲切。


 


之后的日子,林队长和秦科长的生活没有多大变化,林队长每次用枪都会脸红除外。


 




END.

【河神/卯友】幻境(一发完结)

甘草菊:


 @Jechul 写给澈.老司机.写肉大触.太太的幻术play,虽然幻术只有一咪咪完全扯不上关系


强行绑住澈妹儿扔上我的小破车!




*前面噜苏了一堆剧情凑字数。


*CP:丁卯x郭得友


*半辆莫名其妙的小破车,OOC有,无逻辑,慎入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

    刚恢复清醒时,丁卯的脑袋还有些发懵。柔软的水草随波飘荡, 在眼前交织成一片湿漉漉的绿。




    丁卯下意识地张开嘴巴,一小串气泡从他眼前飘过向上浮起,咕噜咕噜的声响仿佛隔了一层膜,听得不是很真切。




    哗啦一声巨响,丁卯猛地站起身整个人浮出水面,一朵朵水花围着他炸开,晶莹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五彩的光晕。




    丁卯张大嘴巴贪婪地呼吸新鲜空气,突然灌进肺里的大量空气让他的胸腔一抽一抽地疼,被水呛到的喉咙也火辣辣地烧着。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他记得自己正在追着吴老显跑,怎么会突然掉进水里呢?还好这条河水浅,没能把他淹死。




    身上的衣服吸了水变得十分沉重,丁卯脱掉湿透的外套,只剩下一件蓝色衬衫。他刚想走回岸上回去找顾影,在抬头的时候眼角余光瞥见河面上一道扭曲晃荡的身影。




    丁卯慢慢抬起头向前方望去,郭得友正站在他对面,挑起一边嘴角笑得一脸痞气。




   「你怎么在这?」丁卯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,看向对面的小河神疑惑道,「之前不是躲着我们打算自己一个人查案吗?」




    郭得友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是忽然动手解开自己衣服上的盘扣。丁卯看着他一件一件脱掉身上的衣衫,一时有些傻眼。




    健康的小麦色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涂了层蜜般泛出诱人的色泽,那些线条流畅优美的肌理,薄薄皮肤下每一处鼓起的肌肉,让人不禁想伸手抚摸这副诱人的强健胴体,看看那手感是不是如想象中细腻柔韧。




    郭得友把自己脱得只剩下一条贴身的四角裤,接着涉水朝丁卯走来,溅起的水珠落在赤裸肌肤上,两条笔直修长的腿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下不时闪现。




   「你你你……郭得友你干嘛呢你?」丁会长被眼前堪称香艳的场景吓得说话都结巴了,心里那么一点道不明说不清的意思逐渐发酵膨胀,几乎占据了他整个心神。




    郭得友向前走一步,丁卯就向后退一步。




   「丁卯,你在怕什么呢?」




    一直默不作声的人突然开口了,挑衅的语气配合他那张略带不屑的笑脸,激起了丁大少爷心里的一股邪火。




   「谁怕你了?!」丁卯出声反驳,脚底不小心踩空,整个人噗通一声重新摔进河水里。




     丁卯挥着双手挣扎着想站起来,谁知那郭得友也跟着他摔进水里,还伸手捧住他的脸,压着他的身体在自己的瞪视中凑上来堵住他的嘴巴。




    咕噜咕噜……




    水波晃荡,对方后脑勺那扎着小辫子的马尾就像水中晃动的水草,在丁卯的视野内飘荡。




    印在自己唇上的触感是那么地柔软,在鼻尖萦绕的香味是那么地好闻……奇怪?水中哪来这么浓郁的花香……




    丁卯慢慢阖上双眼,任由关押在内心深处的野兽破笼而出。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










    「嘶……」郭得友捂住自己火辣辣作痛的脸,痛得直抽凉气。为了从幻术中清醒过来,他的脸都差点被自己扇肿了。




    找到犯人后定要他好看!




    郭得友扭头看了下周围的环境,发现自己正站在河岸边,不远处有人在河中挥舞着手脚拼命挣扎。




    看到有人溺水郭得友赶紧跳下河救人,但堪堪没过大腿的水位令他不由挑眉:「这么浅的河都有人在这里溺水,这人怕不是个傻的?」




    郭得友走到河中央一把拎起那个在水中瞎折腾的傻子,正眼一瞧:得咧,这傻子还是个熟人。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「呵呵,丁会长,在这儿玩水呢?好兴致啊,话说这可是我第二次在水里救了你吧?救命之恩您打算怎么报答我啊丁会长……」




     郭得友环抱双臂一脸嘚瑟笑容,瞅着对面那落汤鸡出声奚落了一句,正打算敲诈他一笔大洋呢,却发现他那个大少爷师弟表情呆滞,愣愣地看着他发呆。




   「怎么?河水喝多变傻了?」郭得友走上前想看看他的情况,但他一靠近对方,对方就像受到什么惊吓似的向后倒退。




    郭得友看了看自己身后,空无一人,这附近除了他们两个,就只有偶尔从天上掠过的飞鸟以及水里的鱼儿。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噗通一声水声吸引了郭得友的注意,他回头一看,大少爷又重新摔进河水里了,他不由气结:「哎我说你啊,你这是玩水玩上瘾了是吧?」




    原本郭得友想直接走人,但水中迟迟没有动静的人让他感到有点不对劲,虽说这里水浅,但这么闷声不吭地泡着,泡久了人迟早出问题。大洋还没收到呢,人怎么可以就这样嗝屁了?




    郭得友走过去想捞起水里的人,却没想到水里突然伸出一双手紧紧抓住他,拖着他一起摔进水中。




    大片水花哗啦哗啦溅起, 没过口鼻的河水让郭得友下意识地想闭气,这时一双柔软的唇瓣忽然凑上来咬住他的嘴唇,吓得他不小心张了嘴巴,咕噜一大串水泡就从两人贴合的嘴巴冒出。




   「唔唔!」




    河水冰冷滑腻的触感与紧贴在自己身上滚烫的体温,让郭得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他瞪大眼睛,挥拳揍向丁卯的脸,然后抬腿一脚踹开对方压在自己身上的身体,接着划开被他们搅得浑浊不清的水流向水面游去。




   「哈……」郭得友浮出水面才刚吸了一口新鲜空气,背后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拽得向后倒,眼前一阵天旋地转、水花四溅。




    被人拽着衣服狼狈地扔上岸,郭得友忿忿地吼道:「丁卯你疯了?!」






河蟹的后半部分扔外链: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47291983350652




———END———